星途漫漫人生路长

大雨将至,少年可归乎?

2010年8月26日,一个刘瑜千忘不了的日子,本来是新生入学的时候,经管3班的班导在晚上7点走进这个闹哄哄的教室,带着一个剪着齐肩头发的女生,178的身高,脸上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班导站在讲台是说‘这是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-夏新语,刚刚从英国回来,大家欢迎’教室里的学生才有了反应,零零落落的响起了掌声,‘下面’‘报告’一声甜美的声音传来,谁也没有看到夏新语的背僵住了,眼底闪过一丝希翼,当她转过头的时看到的却是门口的刘瑜千,还有她身后的三个人,其中一个自己认识林墨寒,她有幸在爷爷的电脑里见到的未婚夫。还有一男一女。夏新语没有注意,她厚重眼镜片下的桃花眼中只有伤痛。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。班导对着门口的刘瑜千说了下次早点到,却不敢对另外3个人说谁不知道c大的学生家境显赫,只有刘瑜千这种穷学生适合训话。刘瑜千心里知道但只能忍着,班导又说了几句最后在林墨寒不耐烦的‘啧’了一声之后结束。又对夏新语说:"夏同学,自我介绍一下吧。"夏新语回过神对着学生说了一句夏新语,就一句话都没有了。班导尴尬的笑了笑说“没有了吗?""没有了”“那你去找个座位坐下吧"夏新语转身不由自主的走向刘瑜千的身旁坐下,刘瑜千正和张思琪聊刚刚的晚饭,林墨寒笑着听着,前面的李鹤鸣乖乖的看书,全班学生都被夏新语的行为惊到了。因为林墨寒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结伴,所以他们一直是四个人的队伍,为此不管多少人为了两个男生去和他们聊天想要加入他们,都被拒绝了,此时大家心里都在笑夏新语的不自量力。刘瑜千四个人也是无奈,又一个为了林墨寒和李鹤鸣而来的女生,林墨寒心里无奈正想开口阻拦却发现女生已经坐下了,只能闭口。‘同学,你要是想要追他们两个,就和他们做到后面,坐在我旁边离他们太远了’刘瑜千无奈道。夏新语反应过来刘瑜千误会自己想要追后面的男生了。只得解释道;’我只是看到你这里有空位,想和你坐同桌,我也没有说你声音很好听?’刘瑜千呆了,她没有想到女生会这样说,但又想到这估计是让自己放松防备的计。心里想同学你没有数吗?长这样也敢和我抢人。心下一计,‘同学,我叫刘瑜千,她叫张思琪,后面那个黑头发的男生叫李鹤鸣,这个烫头的叫林墨寒,你呢?'’夏新语,’夏新语尽量女生一样回答。刘瑜千在和夏新语聊天时,林墨寒心里全是无奈,她知道刘瑜千又想用以前对付别的女生的计谋对付这个女生了,什么计谋,就是先假意友善,在让自己叫一堆人吓唬夏新语。李鹤鸣却是感觉到一丝怪怪的感觉,他总是感觉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,但仔细想却没有发现自己和这个夏新语有交集。‘夏新语,可以叫你小语吗?’夏新语的怔住了,笑道‘还是叫新语吧。’‘好的,新语’两人相视一笑。‘新语,你住校吗’  ’不住,我在学校外面有房子,改天带你去玩。‘ 一节自习课刘瑜千发现夏新语的眼只盯着自己,一次都没有往后看。难道真的是想认识自己。放学后,刘瑜千对夏新语说;‘新语,明天见哦。’夏新语笑着对她挥挥手,转身回住处。林墨寒还是看到夏新语转身时那突然放下的嘴角。心中刚刚放下对夏新语的成见又升起来了。四个人往宿舍走打算送刘瑜千回去,张思琪突然说;‘今天这个女生感觉好怪。本来以为她是看上了你们两个,可她一直在和刘瑜千聊天,我怎么没有发现小千这么受欢迎’林墨寒‘不管怎么样,小心一点,一个女生能翻多大浪。快点吓跑吧’刘瑜千弱弱的回到;‘我感觉她对我好像挺好的,我挺喜欢她的。’站在宿舍楼下是李鹤鸣才说‘明天好好和夏新语在一块,不管她想干什么,一定要弄清楚。今天太晚了,快回去吧。’两个女生上楼后,林墨寒问李鹤鸣‘今天你家我家’‘你家吧,我那边太远了,还有事和你说。快走‘


回到林墨寒的上下层公寓后,林墨寒;’什么事,路上不说,神神秘秘的‘   李鹤鸣’有没有看到今天那个女生的手’‘什么手,’林墨寒知道李鹤鸣是手控,喜欢好看的手,今天夏新语那双手却是好看,手指修长,皮肤白皙,芊芊玉手,一看就练过钢琴,自己都被那双和主人脸不相符的手而心动,李鹤鸣一定也看到了,但林墨寒还是明知故问‘谁的手呀,小千的吗’ ‘林墨寒,老子没空和你开玩笑,ntm是白痴吗,那个夏新语的手你看不出来吗?’ ‘看出什么?挺好看的,很适合握我的兄弟,但我跟你说我还是喜欢小千,别想和我抢小千’ ‘你是白痴吧,我让你说这些吗?’ ‘李鹤鸣,你就自己搞我呀,怎么了?’ 李鹤鸣被林墨寒的脑子气着了,无奈道;’你没有看到那个夏新语的手心里的茧子吗?’ ‘女生有茧子确实很不好。’李鹤鸣翻了一个白眼道‘我的意思是那些茧子起的位置和你的茧子位置一样。’林墨寒’和我的一样怎么了,证明她跟我,一模一样吗?’林墨寒终于反应过来了。‘嗯。’林墨寒的茧子是从小握枪留下的,如果夏新语和自己一样那证明夏新语是和自己一样的黑道家族,可是黑道家和他年纪相仿的自己都认识,一个个都是纨绔子弟,没有夏新语这号人,那就证明夏新语是杀手,但是又是杀谁的?‘不管如何明天对待夏新语一定要小心一点,可能是我们多想了也不一定。’李鹤鸣道。


大雨将至,少年可归乎?

  林墨寒以为夏新语喜欢他,不然哪个女生愿意为另一个男的洗手作羹汤,不求回报。但他不喜欢夏新语,自己知道夏新语的好,但他认为自己喜欢刘瑜千,刘瑜千单纯善良,不会像夏新语一样满身咬痕还装自己是第一次。所以当他认为自己玩够了把夏新语赶出家门时,他以为夏新语会苦苦哀求,却没有想到是一如往常的冷漠,夏新语ntm是面瘫吧,没有表情吗?还是从来没有喜欢过。


  夏新语知道林墨寒是自己的未婚夫,从小就知道,可自己心里面有人,一个死了一年的白欣沫,一辈子把她的影子种植在自己的心里,夏新语知道自己早晚要和林墨寒结婚,所以她可以和林墨寒慢慢试,但白欣沫就像一个影子,她忘不了,忘不了那个女生的笑,泪,无数次夏新语想告诉林墨寒自己喜欢女生,而且自己是他的未婚妻,可一想到爷爷的心愿就无话可说,知道林墨寒喜欢刘瑜千,夏新语是真的开心,绝对没有像林墨寒说的那样欲擒故纵,她希望林墨寒幸福,因为自己没有办法把感情从白欣沫身上取回来。


  刘瑜千想李鹤铭好好的,因为她喜欢李鹤铭的钱,可她还想吊着林墨寒,好给自己找退路,可夏新语是她一辈子也没有想过的一道关口,看到夏新语对别的女生笑,她心里面不舒服,只想夏新语做自己的朋友,她以为自己占有欲太强,直到发现夏新语和一个女生去了酒店,原来夏新语是同性恋,夏新语可以喜欢女生,刘瑜千知道自己完了,她嫉妒那个女生,第一次刘瑜千不想要前途,只想和夏新语在一起,不论贫穷富贵,自己完全着了夏新语的道了。


李鹤铭是个花花公子,自己喜欢拿钱办事,第一次看到刘瑜千就知道这个女生喜欢自己的钱,一个穷学生,追着自己再吊着自己的兄弟 ,李鹤铭第一次见到怎么贪心的人,本来打算看好戏看到底,没想到刘瑜千这个白痴看上了个女人,一个自己惹不起的女人,夏新语太厉害了,从小接受严格训练,可以说比一般男人还要厉害,家世显赫,长的好看的要死,自己知道比不过夏新语,可刘瑜千这个白痴,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妄想和夏新语在一起,真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下一个白欣沫,然后傻乎乎的去死吗?为了兄弟,也为了自己,还是把刘瑜千收了吧。舍己为人,保她一命。


  


本文为我原创